《那个暴风雨的夜晚》

《那个暴风雨的夜晚》

足阳明太阴,中土也,与冬时无预而亦受伤者,土无定位,无成名,无专气,寄旺于四时,终始于万物,则四时寒热温凉之气皆能伤之也。 湿胜,则一身尽痛,发热身黄,小便不利,大便反快,五苓散加茵陈。

手足逆冷,大便闭,小便赤,或大便黑色,脉沉而滑,此为阳证,以白虎汤;甚者,大承气汤。起于风者,脉来浮,加独活。

烦满囊缩,则知病在厥阴经也。 温病胃冷,变哕,茅根橘皮汤。

重手取之,曰按。肾热则躁,阴实阳虚。

吐痰用瓜蒂,无豆豉不涌。 伤暑与伤寒俱有热,若误作伤寒治之则不可。

经曰∶舌上如苔者,以丹田有热,胸中有寒。或下利脉沉,身痛如被杖者,为阴寒证,宜四逆汤温之。

Leave a Reply